鞠倩伟少年学会那东西后能力太强,竟让妹妹都哭了……-阳光书阁

鞠倩伟
导语
孟洁羞涩地点了点头,随即因为秦宸的刺入发出一声娇喘……
“大爷,行行好吧大爷,我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可怜可怜我吧!” 青海市火车站站口,一个蓬头垛面,衣着破烂,脸上还脏兮兮的少年跪在江阳面前,拽着他的裤脚,一把鼻涕一把泪蹭在他的西裤上,任由江阳怎么拉扯也不肯放手。 看江阳的气质和身着打扮,有一种说不出的浩然正气,便晓得江阳不是普通人。也不知这乞丐是哪里来的胆子,竟然敢拦住这个人的路。就算不懂得察言观色,这人身后跟着的保镖他也看不到吗?! 这一幕让周围众人连连咂舌,想不到“乞丐团”果然如传说中那般的嚣张! 火车站这里乞丐很多,大到六七十岁的老汉,小的甚至只说是七八岁孩童,见到看起来有钱的人便会贴上去死缠烂打。江阳刚下车就被这个脏兮兮的小乞丐给缠住了,连他自己也愣住了,刚走出站口便被扑上了身,身后站着的四个保镖也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大声呵斥 “小兔崽子给我放开手!” “头儿,早听说青海市乞丐团无法无天,您今个刚刚上任,让咱遇见必须管一管!” “小子,快把你的脏手放开,不然爷爷可就……” 那四个保镖虽然声音高,却没有上来将那小乞丐拉开……江阳皱紧眉头,吸了吸鼻,少年身上散发的酸臭让人难以近身,身上那脏兮兮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换了他也不想上手,倒也不怪自己带来的四个保镖。 “小伙子,能不能先放开手?有话好好说。”在这酸臭的空气中想挤出一个笑脸是很难的,江阳忍着性子耐心地说。 “不放不放就不放,死也不放!”少年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脑袋也在江阳身上蹭来蹭去,任由围看得人越聚越多,对他指指点点和嘲笑,但他却不以为然。这明明小孩子撒娇似的动作让江阳无可奈何,心中的愤怒却是更上一层! 虽然这小乞丐一脸泥土,但还可以清晰地看出他生着一张清秀脸,年岁并不大,约莫十六七岁。本该是一个花季少年,却乞讨为生,让江阳心寒。 还好上任那无能的市长被撤职! 如今自己上任,一定要将那个无能的人“培养”而出的乞丐团带领到正确的轨道上! 今天既然让他赶上了,那么就从这个少年身上做起,当一名新的好市长! 少年并不知道江阳在想些什么,只是刚刚听见那个傻大个保镖说了“上任”两个字眼,认定他今天是拦到了一个当官的,一定要好好捞上一笔,不然才不肯放手。 少年遮住面部的黑发下嘴角略微翘起,抿起一抹微笑,心中却是想到:要是不让这个当官的好好破费一把,我就不叫秦宸! 秦宸心里想着,嘴唇哆哆嗦嗦,发着虚弱清晰的颤音:“唔,好饿,全身没力气哪,这世风日下,竟没有一个好人,难道,难道我要死在这里吗……” 接着双手一脱,干脆整个人“饿晕”在地面上。江阳吓了一跳,秦宸在他面前晕倒,却还死死地抓着他的裤脚不放手,这个场面实在有些尴尬,众人的眼光或许秦宸不在意,但他这个新上任的市长可不能不在意。 “小伙子,醒醒,醒醒。” 江阳焦急地喊着秦宸,但秦宸的演技实在太好,就是抱着江阳的腿不放手,死死的倒在地上。 江阳也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耐心也快用完了。江阳蹲下身,向着秦宸抓住他脚踝的双手伸去。刚刚抓住,江阳脸色便是一寒,这真的是手么?真的是人的手臂么?分明是一根竹竿,秦宸的手臂实在是太枯瘦! 那四个保镖看的心头一紧,市长不愧是市长啊!这样的富有同情心!看着江阳想要亲自扶起秦宸,他们就不能再坐视不理,连忙赶上前去。 而就在这时…… “哥哥,呜呜呜,哥哥!”一声哭喊传来,便是一个人影在人群中窜了出来,跑到秦宸旁边,趴在他身上哭喊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又让江阳一愣。这同样是一个瘦小的身影,同样是一个浑身散发着酸臭的小乞丐,与秦宸比起来还更小。 江阳心头又是一酸,他仔细一看,这小乞丐还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女孩,本该快快乐乐,与同龄嬉戏打闹玩过家家的小女孩。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竟然也乞讨为生? “你,就是你!你为什么打我宸哥!”小女孩一双留着泪的双眼瞪着江阳,充满了委屈的。 “小姑娘我没有打你的哥哥。”江阳无奈地辩解。还没来得及他多想,小女孩脏兮兮的小手就抓在了他手上。 “还说没有!这就是证据!” 的确,江阳的两只手正紧紧抓着秦宸的身体,但他不过是想把秦宸扶起来,并不是要对他不利呀!只是这个小女孩出现得太突然,江阳也忘掉要松开手,还保持着要扶他的姿势。 “你欺负哥哥!还打哥哥!呜呜呜呜!”小女孩的哭喊声引来围观者的窃窃私语,江阳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小女孩却是越哭越起劲。 “你打哥哥!你欺负哥哥!他全身都是伤!”忽然,这女孩一掀秦宸的衣服,一个布满伤痕的后背显露出来,一条还没有愈合的伤疤更是刺眼。不仅江阳,众人看后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而江阳,更是因为愤怒攥紧了双拳。他不知道下手的人是谁,但乞丐就不是人了么,竟然下这么重的手? 江阳叹了口气,不知该同情自己还是该同情这一对小兄妹,也不知道改说些什么好,从口袋中掏皮夹,拿出一沓百元钞票,数也没数塞进小女孩手里:“这些钱你拿着,我们带你哥哥去医院看看好不好?” 小女孩见钱已经到手,马上停止了哭泣,盯着手中的钞票傻傻一笑:“叔叔给钱?叔叔是好人!” 江阳点点头,道:“孩子,现在我们带你哥哥去医院好不好?” “不用了。”一道坚定的声音传来,那本该晕倒的秦宸张了张嘴。刚刚还虚弱地躺在地上的秦宸,也一翻身敏捷地站了起来,把妹妹护在身后。 “冉冉,刚刚表演的不错哦。”秦宸看着苏冉,对着她微微一笑。 “宸哥哥,你没事儿吧?我们现在回家吧!”苏冉听到秦宸的夸奖,嘴角一抿,露出了天真的笑容,今天终于可以吃顿饱饭了。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了…… 原来,这一对乞丐演了一出苦肉计? 江阳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两人骗了。虽然被秦宸给耍了,江阳却也没有发怒。心里就像是打了五味瓶一般,甚至有些心疼这一对小兄妹。 “头儿,要不要……” 江阳摇摇头,拦住了正欲上前的保镖,摆摆手,道:“算了,随他们去吧……” “呵呵,谢谢这位大叔!”秦宸看着苏冉拿着钞票雀跃的涌出人群,对着江阳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说什么,反正钱也到手了。真诚的给江阳道了一声谢后,向苏冉走去。 然而在这时,苏冉却撞在面前的人身上,还来不及道歉,那人直接一个耳光落在苏冉脸上:“好一个不知羞,竟然敢勒索江叔叔?” “啪”的一道清脆声响,那耳光就像打在了秦宸心口上一样。 秦宸疾走两步,这一巴掌,他宁可自己挨打,也绝不会让苏冉受到半点伤害。 “冉冉,你没事吧?”轻声蹲下身来,轻声问道,但是当他伸手撩起遮住了苏冉面容发丝,看到那红肿脸蛋的一刹那,秦宸却再也温柔不起来了。 “痛么?”秦宸问道,心里压抑着一丝愤怒的火苗。 这朵火苗,也渐渐燃烧起来,越来越旺。 “哥哥,冉冉不痛。”苏冉乖巧地摇摇头,但她眼睛里含着的泪水却出卖了她。 不痛?不痛才怪!没有谁比秦宸更加了解苏冉了,这个凡是有什么事都会憋在心里的小姑娘,肯定是不让自己担心才这么说的吧?秦宸鼻子一酸,他的身体因为愤怒而颤抖着,紧握的双拳也在不安地一颤一颤。 秦宸站起身来,撇了一眼站在眼前的男人。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帅气青年,正用不屑的目光看着自己。而只看一眼,秦宸便知道这男子肯定是某个世家的大少爷,面对他这种不屑的目光,秦宸只是笑笑:“是你打的?” “是我打的怎么样?”乐子旭轻蔑的看了秦宸一眼,嘴里不冷不热的说着。似乎,这一切与他毫不相关。而乐子旭更是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投降苏冉,吓得这可爱的小姑娘埋头在秦宸的后背。 “那我就打你!” 听到乐子旭如此一说,秦宸也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简单的话语,顿时让秦宸多了一种狂妄的气势,他的话语,刀锋般的冰冷、无情。话语落下,趁着乐子旭还在因为这句话惊讶的时候,秦宸握拳的右手忽然向着乐子旭打了过去…… “小伙子,住手!”然而在这时,秦宸身后江阳的话语传来,紧接着响起急匆匆的脚步。 秦宸打出去的拳,定格在了空中…… “大叔,你该不会是赖账吧?”秦宸讽刺的一笑,之前对江阳生起来的好感也消散了,城里人果然会玩。 “这,这倒是没有。”江阳不想让秦宸误解自己,他之所以喊住秦宸,因为秦宸动手的对象是自己好友之子。要是在自己面前秦宸一拳打了下去,肯定会受到乐子旭他老爹的数落吧?市长的威严何在? “江叔,你是不放心我的本事么?”乐子旭问向江阳,要知道,乐子旭从小就被乐家的老爷子训练,一般人难是他的对手。而乐子旭面对瘦弱的秦宸,更是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江阳淡淡的扫了乐子旭一眼,不由得冷哼一声。乐子旭,以你普通人的眼光怎么会看出这一拳的威力有多么强大?而此刻,当江阳看向秦宸时,忽然皱起眉头,怎么回事,自己刚刚感觉到的那种气息消失了? 看来,这小子果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江阳心里笑笑,心里对秦宸充满着强大的好奇。 “子旭,还不赔礼道歉?”江阳看向乐子旭,因为在秦宸愤怒的时候,他可以察觉到在秦宸身上传来时有时无的杀气。这个乞丐,隐藏的很深…… “江叔,你说什么?”乐子旭不敢相信,一向疼爱自己的江叔竟然让自己对一个乞丐道歉? “道歉!”江阳一脸威严的说道! 这次,乐子旭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江阳的确是让自己对秦宸道歉。就连秦宸也不敢相信,他们不是一伙的么? “道歉?不可能!”乐子旭大手一挥,他的任务只有接江阳而已,可没有对乞丐道歉这一说。 “臭要饭的,你勒索江叔不说,竟然还敢动手?知不知道本少爷是谁,到底还想不想在青海混了?”乐子旭冷声说道,在青海市这块地盘上还没有人敢对他做些什么。秦宸这个小乞丐,简直是在太岁头上动土!“谁?我管你是谁!我知道,我们臭要饭的是脏,被人看不起。但我们活的却脚踏实地,靠自己的办法赚钱,不像某些世家的公子小姐,富二代,花的都是父母的钱。我们乞丐是最穷的,但我们也是人,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人好多了!小子,你刚刚打了我妹妹,我本想打回来,但是,我改注意了。” 秦宸笑了笑,那声音如同来自地狱里的魔鬼:“在我打你之前,把钱交出来!” 乐子旭冷哼,秦宸说的话一个字他都没有听进耳朵里去,这么多废话他才懒得去听。但最后一句话,却是被他听了个真真切切。 “臭要饭,你勒索江叔叔钱还不算,现在又来勒索本少爷?” 秦宸笑了,他的笑,让人心痛。 “这些钱,我可以不要。”秦宸伸手去拿苏冉怀里的钱,对她笑笑。要知道苏冉可是把这些钱捂的严实,那不只是一顿饱饭,更是秦宸的救命钱! 但苏冉却捂的严实,秦宸变了脸色,冷声道:“拿来。” 苏冉松开手,秦宸第一次凶自己,她有点怕。她不知道哥哥这究竟是为什么,好不容易赚到的钱现在又要还给人家? “不要?”一旁的江阳有些诧异,看着秦宸手中费尽周折在自己手里骗来的钱。 随说着不要,秦宸更是挥手一甩,纸票乱飞,打在乐子旭身上,又道:“但你的钱,我必须要!” 漫天飞下的钱打在乐子旭身上,还没等到乐子旭发怒,就被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一个乞丐一抢而光了,脸上一副极度兴奋的样子,捡完钱便直接窜了。 站在一旁的江阳一言不发,观望着事态的发展。他看秦宸、苏冉,以及拿了钱便直接狂窜的乞丐,鼻子一酸,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像他们一样?子旭啊子旭,你偏要拦他们做什么,还嫌脸丢得不够多? “臭要饭的!你!”乐子旭握紧了拳头,此刻处在暴怒的边缘,他倒是要让这臭乞丐知道,惹了乐家二少爷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我什么我?!看我长得帅啊?”秦宸见多了这种小少爷,才不把他的拳头当一回事。 “我……” “你什么你!就你这样的当乞丐都不够格!”秦宸瞪了乐子旭一眼,他也不想再多费口舌。 被他这样一瞪,乐子旭心里咯噔了一下,这小乞丐的眼睛,他的眼神……说不出的格外诡异,瞪得乐子旭心里一麻。 “臭要饭,你说什么浑话!勒索打人,现在还对本少爷不敬?不知道老子是乐家二少爷吗……” 一句乐家二少在乐子旭口中说了出来,而听到乐家二少这四个字,众人都用极其惊讶的目光看向乐子旭,这就是乐家二少? 传说中黑白两道通吃的乐家集团老总的二儿子? 听到乐子旭的话,秦宸扯了扯嘴角。苏冉却有些害怕,紧紧握住了秦宸的手,生怕秦宸会忽然溜走似的。担心的目光同时看向秦宸,紧盯着秦宸幽亮的眼睛。 忽然,苏冉看到秦宸的眼睛里闪亮起红色的光芒,一股不好的预感袭来,天啊,可别在这个时候发作!苏冉心中祈祷。 但是一切都晚了。 乐子旭眉头紧皱,他突然发现,此刻的秦宸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一丝摄人的气息从秦宸身上散发出来。乐子旭不知道的是不止他自己,周围围观的人也和他有同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人无法呼吸。 秦宸双眼不再是那般清澈透亮,而是充血成了血红色,连眼白的部分都红得彻底,这根本就不是人类才拥有的眼睛,此刻,秦宸就像是饿了几个月的恶狼,现在正准备着猎杀面前的食物。 这……这是什么情况!乐子旭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握紧自己的拳头,秦宸随时都有可能疯狗搬的扑向他。 “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听到‘二’这个字,我心里就莫名奇妙的兴奋。”秦宸对乐子旭平静的说着,舌头邪恶的舔了下嘴角,忽然笑道:“二少爷,你是让想让我打你左脸呢,还是打你右脸呢?” 乐子旭难以压制的怒火在秦宸那奚落的话语中急不可耐地爆发出来,等着疯狗先咬人,还不如变被动为主动。 他一下子窜到秦宸面前,直接一拳轰向了秦宸脑袋,打架这种事对他二少爷来说在平常不过了。但这一次他却错了,他做了不该做的事,打了不该打的人。 苏冉此刻惊叫一声,紧紧抓着秦宸的手还是被甩开了。 乐子旭脑海中想象着秦宸被自己一拳打到,鼻孔中鲜血飞射的画面,心里就是一阵兴奋。 但是他期待的那个画面并没有出现,代替的却是“咔”的一声脆响和钻心的疼痛,乐子旭面容开始扭曲,忍不住放声惨叫。 那是一声骨断的脆响,那是一种千万根细针戳进心口般的疼痛。 而秦宸扭断了乐子旭的手腕,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打算,手上进一步的用力,乐子旭吃痛,惨叫声更大了。 他这是要将乐子旭的手臂给拽下来吗? 秦宸手一用力,虽然传来一阵疼痛,但是发现自己手臂还长在自己身上的乐子旭庆幸不已。但下一秒,秦宸又是用力,乐子旭快哭了,他似乎看到了自己手臂被打上石膏的画面,脸上顿时布满了豆大的汗珠。现在的他,哪里还有之前嚣张的神色? “我知道,对于你这种少爷来说给人道歉这种埋汰身份的事情绝对做不出。但是,你并不差医药费对不对?”秦宸冷笑着,此刻的他,完全采用折磨的手段在对付乐子旭。 “小伙子,你下手未免也太重了,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如就放他一马怎么样?”江阳似乎看出来秦宸接下来的手段,忍不住说道。随说着,还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秦宸听到江阳这么一说,向他回头,道:“大叔,我打了你妈一巴掌,你会不会打我?” 听到秦宸这么一问,江阳愣了……那个女孩在他心中的地位这般重要? “咳咳,小伙子。”江阳回过神来,却是伸过头去在秦宸耳边说了几句话,只见秦宸的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惊讶。 “市长,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便放了这小子。”秦宸低声说道,显然,江阳告诉了秦宸自己的身份…… “对于刚才的行为我对你道歉,但错在你。”秦宸松开手,很费力的说出这句话来,现在的他,眼睛还是如同鲜血般的残忍,艳红。 他努力忍受着身体中的疼痛,这样子让苏冉看后也不由得心中疼痛。每次这种症状发作,秦宸肯定会将得罪他的人折磨的体无完肤,这样疼痛才足以减缓。 现在,秦宸居然硬生生的忍着,苏冉倍感愧疚。 “都怪爷爷。”苏冉忍不住生气的嘟了嘟嘴。 话后,秦宸牵着苏冉的小手撒腿就跑,冲出人群。 临走前,秦宸还忍不住回头看了江阳一眼,意义深长……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