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倩伟山东半岛有何战略地位?日本为夺此地,又制定了什么阴谋诡计?-快板说历史

鞠倩伟山东半岛突岀于黄海与渤海之间,北隔渤海海峡与辽东半岛遥遥相望,共扼渤海门户,对于保卫京津安全,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位于山东半岛北岸东部的威海卫,北与辽东半岛的旅顺口相对,西与烟台互为犄角,地当要冲,是控制渤海海峡、保卫京畿门户的锁钥之一。“其海湾形若箕张,两臂斜伸入海,作半环形”2。口外刘公岛横置于前,形成东西两条水道,水深十米左右,一般舰船均可通行。
刘公岛之西端为黄岛,东南有日岛等分布海中,形成海防的天然屏障1887年,清王朝开始在威海建立海军基地,布置防御,作为北洋舰队的停泊场。清军在威海的设防,是围绕着南岸、北岸及刘公岛进行的。南岸筑有炮台三座(灶北嘴、鹿角嘴、龙庙嘴),统称南帮炮台;北岸也有炮台三座(北山嘴、黄泥崖、祭祀台),统称北帮炮台;刘公岛有炮台二座(黄岛东风扫滩);日岛有炮台一座。另有南帮陆路炮台(所前岭、杨峰岭等北帮陆路炮台(合庆滩、老姆顶等)多座。
绥巩军统领道员戴宗骞自统绥军四营驻北帮炮台,而以分统总兵刘超佩统巩军四营驻南帮炮台,记名总兵张文宣统北洋护军二营驻守刘公岛。甲午战争爆发前后,威海又陆续増修炮台和添置火炮,迨至日军进攻时,共有各种炮台二十三座,大小火炮一百六十余门。此外,在东西两条水道布有各种水雷:西口七十九个;东口一百六十九个。旅顺口既失,威海卫便成了北洋海军的唯一基地,战略地位显得更为重要了。
当时,停泊在威海军港的北洋舰队舰只有:“定远”、“镇远”、“来远”、“靖远”、“济远”、“平远”镇边”、“镇中”、“镇镇北”、“镇东”、“镇西”等十五艘军舰;此外,尚有水雷艇十二艘、水雷布设船宝筏”号一艘、附属汽船“飞霆”号一艘。其中“来远”尚在修理,“镇远”触礁负伤(林泰曾即因此事自杀),勉强修补,航速仅达每小时七海里黄海海战之后,德国人汉纳根辞去北洋海军总査,不久,李鸿章改请英国人马格禄帮办北洋海军提督。
马格禄以前是¨金龙”号商船船长,对于海军军事问题一无所知。日军攻占旅大之后,其第二军司令官大山岩和联合舰队司令伊东祐亨于12月6日联名向大本营建议:鉴于渤海湾封冻,登陆困难,若欲继续作战,不如岀兵山东半岛,海陆夹攻,歼灭北洋海军,以保障从渤海湾登陆的安全日本大本营采纳了这一建议,随即任命大山岩为“山东作战军”的司令官其军队编成为:第二师团(辖步兵第三、第四旅团)及第六师团之第十一旅团,此外,还包括两个骑兵大队、一个野战炮兵联队又一个大队、三个工兵大队以及后方勤务部队等,共计二万五千余人。
1895年1月中旬,上述部队自日本广岛航运至大连湾集结,待机进发。与此同时,大本营命令联合舰队负责护送山东作战军的登陆兵团,并与之相配合,攻打威海卫军港,消灭北联合舰队经过多次侦察,确知北洋舰队仍在威海港内。但威海军港正面防坚固,不易夺取,因而日军决定把登陆场选择在淸军防御薄弱的荣成湾龙睡澳内落凤冈东北的浅滩地段,登陆后再西进,从侧后夺取威海卫。
大山岩鉴于从荣成(今旧荣成)至威海的地形复杂,冬季积雪一般深达二尺,车辆难以通行,决定改用人力搬运物资,并计划在二十四小时内将一个师团的兵力登陆完毕。航渡时,联合舰队护送运输船,登陆时则负责海上警戒,并以主力封锁威海港,以防北洋舰队出击。